两周前,小米、顺为联合红杉和华山投资Ninebot,后者顺势收购了电动平衡车的老大哥Segway。如果不是这样劲爆的消息,Ninebot的投资案恐怕会像其他生态链旗下的公司一样雪藏,直到下一次的产品发布。

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从99元活塞耳机,69元移动电源到79元小米手环,小米一次次冷不丁的发布都在用鲜明的价格挑战一个行业。由此,关于小米和小米新品,以硬件创业者为主体的利益相关者们也都鲜明站成两派,就像早期的煤油米粉一样水火难容。

在冲突最为激烈的2014下半年,Broadlink CEO刘宗孺在谈到小米时的表述毫不客气:

小米就是蝗虫,去一行毁一行(引自腾讯科技)。

此后,小米相继发布了包括插座、空净、体重秤、插线板在内的更多产品,“生态链”在这年中不断地被提及和强化,而消费者的耳朵里则充满了“X99元的小米XX”、“碉堡了!”。

短时间看,这些新增的产品线并不给小米带来跟手机相提并论的增长,但它的视野里是一张迅速扩张的版图。

  移动电源界的分水岭

“小米太猛了,(他们的移动电源)是这个行业的分水岭。”

——乐泡副总裁周超然在电话里这样对雷锋网说(并笑)。他所说的特指69元10400毫安时的小米移动电源。

11年乐泡团队成立,同年也是小米手机1发布。包括小米手机在内的3G手机普及给周们带来了大把机会。周超然说,3G用户对移动电源的需求巨大,而市面的电源都很粗糙。

2012年开始,他们前后推出月光石等几款移动电源。也是在这年,在乐泡和小米用户的共同牵线下,小米网开始销售乐泡的部分移动电源产品。这段时间一直到小米移动电源发布,是乐泡非常甜蜜的一段上升期——后者在小米用户中的淘金换来了不错的销量和品牌传播。

如果你查看2011年的淘宝,移动电源销量第一名的商家不过3千到4千只一个月,而且绝大部分SKU来自山寨厂商,如今第一名的销量已经接近10万。周超然告诉我们,69元迅速拉大了移动电源的盘量。而随之带来的阵痛是当年几乎所有主要品牌的移动电源都经历降价。

18650电芯这种早年成熟于笔记本的产物得以以接近成本价销售,从而洗掉了大量山寨厂商(线上的影响尤其大)。当然,这中间乐泡也已经从小米商城撤下。

与此同时,深圳另一家设计风格鲜明的手机周边消费电子团队跟小米也有过合作——Emie在2013年与小米联合发布了一款米兔电源(在小米移动电源之前)。

Emie的联合创始人覃康胤告诉我们,米兔电源带给他们的最大收获不是销量,而是团队供应链能力的提升——与小米合作提升了他们高压下的反应能力以及产品品控。

据周超然估算,小米如今在移动电源中的份额已经超过1/3,主流的3到4家厂商占到整体60到70%的份额。移动电源在价格上已经没有什么压缩的空间了,这点,周在电话采访里强调了两次。

那么对原来的这批移动电源厂商来说,新的空间在哪里?

2015年的移动电源普遍比2011年的要好看,这是加大设计投入;

新技术研发,比如在电源上增加运动、存储功能,连接WiFi变成私有云,或者是电源快充技术,或是新的接口(Type - C)。

新领域开发。Emie的覃康胤告诉我们除了移动电源,他们会围绕家居、办公的场景做更多新品,去年他们前后发布了蓝牙音箱Solo One以及Nevo智能手表。而乐泡今年则刚刚发布了Hi-Smart智能包。

  79元的导火索

据紫米官方的描述,小米移动电源在第一年卖出了2000万只,但这部分原是别人的蛋糕并没有引发等同小米手环的舆论——尽管后者在9个月400万的销量相对要小很多。

收购电动平衡车老大哥Segway 小米公司冲击了谁-唯轮网

这是因为移动电源作为一个成熟品类,其中的胜负规则没有太大争议——品质: 成本。但从小米手环开始,它所涉足的领域聚集了大量创业者(插座、体重秤...)。

雷锋网在14年手环发布之初采访了一批同做手环的创业者,得到的回复大致是:

1. 感谢巨头进场普及市场;2. 我们做得有差异化;3. 小米未必能做好;

一年之后,电子新我的高磊老师告诉雷锋网,他们不再做手环了,目前正在研发成年人的玩具。bong发布三代新品,是一枚带LED点阵的电子腕表。Gyenno One则表示今年会发布针对专业医疗的新品。

在深圳提供穿戴设备方案的阿尔法通讯联合创始人沈千保告诉我们,除了上面的团队,13-14年最早介入手环手表的厂商还有白牌手机客户、平板客户以及手机配件的客户。这些人蜂拥而至,然而更多的只是跟风,没有想清楚要做什么。他们中的多数介入很快,但同时投入也很小,大部分是公板公模——现在大部分已经退出,被品牌厂商取代。

目前京东上除却Fitbit、Jawbone等几个品牌,绝大部分手环的价格都落在50-300元。

在笔者认识的创业者中,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变成小米发布会后被采访的那一个。小米的供应链整合将创业者和寨厂强行赶出了舒适区,前者不得不去做更有创新性的产品,而后者则直接被淘汰了。

  小米的边界

移动电源的案例在电动代步车上同样可以复制。Ninebot的创始人王野告诉我们,去年国内销售的电动独轮有90%都来自山寨厂商。

而业内人士告诉我们,电动独轮山寨产业链的发达程度——在浙江、江苏和深圳都有成熟的方案聚集地,在那里人们可以把电池、电机、电板甚至原封不动的软件装进公模外壳组装成一台独轮。这样的独轮在淘宝卖几百到3千不等。至于双轮的平衡车,产业链并没有这么成熟,但也并非没有山寨。

收购电动平衡车老大哥Segway 小米公司冲击了谁-唯轮网

王野告诉我们,和小米的合作,他们就是希望拉低平衡车的价格,同时提升品质——让它变成普通人也能买得起的产品。王野说Ninebot接受小米注资主要看重的是后者的供应链整合和行销能力。他说小米希望将来变成一个类似三星的“国民企业”——照这个愿景,他们几乎没有边界。

从移动电源、手环到平衡车,小米试图在形成和维系的是价格击穿后依然能有一定保障的产品品牌。小米对这个品牌形象的依赖,是其产品和生态链产品的核心,也是它在舆论上小心翼翼极少出现负面的原因,也是大部分小米电源的事故被迅速响应和处理的原因,也是小米手环的bug被迅速迭代修复的原因。

 

via: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