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号,在TCC生态圈主办的AUTOAPP第六期“互联网+汽车+智能硬件”的讨论会上,我们熟悉的硬件创业者、投资人、供应商围坐一团,大家和谐的讨论着在我看来不和谐的话题,比如说:智能硬件的用户中,到底是伪需求的作祟还是发烧友的热爱?在智能汽车中,硬件进车为何总找不到一个舒适的姿势,放哪儿似乎都碍事儿?

“互联网+汽车+智能硬件”  怎么搞?-唯轮网

抛开这个小规模讨论会上的创业公司打广告痕迹,车云菌梳理了一些不说谎话的内容——

一、伪需求远大于实用性才是智能硬件的“真谛”

在车云菌看来,这是智能硬件饱受诟病的最根本原因:更多的智能硬件只是满足了社会化生活的外化,与它本身的实用性、功能性并无直接联系。真正的热爱不需要标榜,而过多的社交分享只是个人标签化的注解,与一个爱好、一项运动、一种生活方式之间相距甚远。计步器、运动类APP的截图分享、智能手表的高价位,都只是一种表达。

而在上午场的圆桌讨论中,硬件类孵化器大麦村创始人、华登国际合伙人、上汽阿里智能汽车营销主管的组合却正儿八经的告诉我说:智能硬件本身就是一场伪需求的狂欢。与其调动真正的拥趸者的购买热情,不如制造一场大幻觉,刺激那些伪发烧友的购买力,“买我”就等于“酷炫”。

这对面目模糊、连嘲笑频率都一致的互联网伪发烧友来说,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毕竟,培养或者说拥有一个爱好的技能需要长时间的无趣和乏味,才能收获一点点乐在其中。而如果只是荷包打开的简单操作就能自我加冕,何乐而不为呢?

再往深里想,这或许就是互联网产品功能的“恶”,它所发挥的空间是人性的虚妄之境。它的长相也很好辨认:极致体验、设计标榜、附带一个明星创始人。当然了,除了这些“恶需求”的满足外,不能偏激的否认掉智能硬件的更多人性探索。

比如说,极路客钱进提到,传统行车记录仪的功能出发点就是靠人性的缺点而活:怕碰瓷、怕遇到事故说不清,这些都是依靠对可能发生的威胁和恐吓来宣讲产品卖点。而新硬件制造时代,大家应该想的是如何来发现美、分享美,为产品增加人性的美好。所以,不少行车记录仪增加了沿路拍照、视频、社交分享等功能。

二、智能汽车的硬件接口应该留几个?留在哪?

通用汽车中国科学研究院院长杜江凌在主持下午场的圆桌论坛时,上来就对包括盯盯拍、喜马拉雅、车挣盒子、车悦网、快逸行等在内的创业者们说:“作为主机厂还是比较惭愧的,因为我们到目前为止,车内只提供两个硬件接口,OBD和点烟器,实在是少的可怜。OBD遮遮掩掩,点烟器位置不好还数量少。”

那么,如果一切条件允许,我们的硬件创业者希望在车内拥有几个接口?安在哪里?又要做什么用?

现场的QNX大中华区首席代表张人杰,已经为前装车企发了言,他认为只要前装愿意来做,很多功能都可以实现,但对于后装来说难度却很大。但后装市场的创业者们认为,只要有需求,一切都可以逐步实现。这样的观点分歧是基于车内主动权、安全性的考虑,也是车内技术壁垒和需求舍去的考虑。

正如上汽阿里汽车营销主管赵雷的观点:未来的智能汽车应该满足“大屏、联网能力、在不会有电的地方布置接口”等硬货条件,而上汽阿里的智能汽车里会留有智能硬件的存在空间,给各种设备留下可能性,“但不会很多”。

讨论似乎只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后视镜有安插一个USB接口的需要,提供给目前市场上的导航、行车记录仪等硬件安装。至于手机放哪里、无线充电怎么解决、整车厂开放协议这些基础问题,依旧在讨论中寻求最佳解决方案。

小结:

讨论进行到最后,似乎又是一个死循环,因为最基本的技术和数据开放的问题还在,就注定后装硬件只能玩“用户包围战术”:想方设法的培养用户、玩出新意,再倒着推进更开放的前装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