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接盘侠,游侠汽车的故事还没结束-唯轮网

在很多人眼里,游侠的命运正如某些粗制滥造的电影剧情,聪明的观众早就猜中了故事的结局。但是,时运不济的游侠似乎「心有不甘」。新合伙人的进入与特斯拉早期的发展历程如出一辙。

游侠造车始末

2013 年年初,黄修源注意到特斯拉。当时他和朋友讨论有没有可能在中国成立一家类似特斯拉的电动车公司。

隔行如隔山,朋友们认为难度很大。周源(知乎创始人)对黄修源说这件事 99% 是做不成的,估计会挂掉。但黄修源想试一试。

2013 年 9 月,黄修源对王珂(口袋购物创始人)讲了造车这件事,王愿意投一笔钱。由于黄修源对造车还不了解,当时没敢接受。「我担心把钱拿了,发现做两个月做不下去,再把钱还回去就没有意义了。」他说道。

为了验证这种可能性,黄修源从网上买了一大堆关于电动车的专业书,同时将特斯拉、菲斯科、科达(后两家最终宣布破产)等电动车公司的资料研究了一遍。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特斯拉、菲斯科最早的创始人都不是汽车专业出身;在中国民间,有很多人花几万块钱就能攒一辆能跑起来的电动车。

黄修源认为,汽车量产是一个瓶颈,但先做一台能在路上跑起来的车其实不难。当发现这件事情有可能干成的时候,他决定放手一搏。2014 年 3 月,黄修源接受了来自王珂和魏建国(王珂投资搭档)的投资。

早期黄修源招揽汽车人才的方式是这样的:通过微博搜索「汽车工程师」,然后一个一个发私信约见面。张军化是第一个加入游侠的汽车人,他曾经供职于奇瑞,目前负责游侠车间的统筹和协调。当时黄修源找了一个汽车人士、同济大学汽车专业的博士去面试张军化,聊了两个晚上。回去的路上,张军化打电话给他老板说要辞职。此后黄修源通过这种方式陆续挖到一些人,「这是个体力活。」他告诉雷锋网。

有了初步的团队,他们从网上采购了小功率的电机和铅酸电池,对一辆现代酷派进行改装。过了两个月,这辆车能在路上跑了。完成这一步后,他们计划做一辆概念车,当时定了三个目标:完成电池包、外观设计和车机系统的开发。与此同时,游侠相继收到黄一孟(心动网络创始人)、吴欣鸿(美图秀秀创始人)等人的投资。

在改装一辆现代酷派、拆解了一辆特斯拉、花了几千万的研发费用后,游侠去年 7 月在北京发布了概念车游侠 X。黄修源当时在会上自信地宣称:50 人团队用 482 天的时间打造了一辆样车。并表示将于 2016 年开放首批预订,计划 2017 年正式量产上市。

让游侠团队始料不及的是,第二天批评、负面的声音如山倒。「抄袭特斯拉底盘」、「没有任何汽车基础的团队」、「离量产有十几个亿那么远」、「PPT 车」……质疑声一浪高过一浪,「482 天」也被借题发挥,游侠由此成为汽车圈的一个「笑话」。去年 11 月,有消息称游侠团队解散,但事后澄清系谣言。

这显然不是游侠团队和投资人希望看到的结果。

新合伙人入局

在很多人眼里,游侠的命运正如某些粗制滥造的电影剧情,聪明的观众早就猜中了故事的结局。但是,时运不济的的游侠似乎「心有不甘」,新合伙人的进入与特斯拉早期的发展历程如出一辙。

转机出现在去年 12 月。游侠空降了一名董事长:卫俊。他曾在紫光从事芯片类的工作,后创业成立西拓工业集团,专注于电力电气的自动化的研发制造。

卫俊在采访中告诉雷锋网,他很早就打算布局电动汽车的产业链,尤其是三电系统(电机、电控、电池)和车机系统。他认为这一块占据电动汽车造价的 80%,底盘和四大工艺(冲压、涂装、焊压、组装)的成本则不到 20%。

在入股游侠之前,卫俊和黄修源有过四次会面,包括与游侠的股东们开会讨论。期间,卫俊也将游侠的资料发给某整车厂的高层看,得到的回复是「比较认可」。最后双方将入股的事情敲定下来。

经过几次接触,卫俊认为黄修源是个诚实的人。「如果他比我聪明,我肯定不会加入游侠。」

对于造车本身,黄修源告诉雷锋网:「我真的很想做这件事情,我的人生愿望是做喜欢的事情顺便挣点钱。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更倾向于做产品,希望能够按我的想法做好一个产品,也希望我的压力能够(被)分担一些。」

不同于黄修源的理想主义,卫俊表现得更像一个商人,「从技术上来说,造车不是问题,需要拿钱堆。我本身的资源比较多,加上(西拓)是商业化的公司,我们一直在赚钱,入局游侠只是顺手做了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黄一孟告诉黄修源,游侠缺少传统行业的经验,卫俊的公司每年都盈利,这对于游侠来说是成功的经验。「在发布会以后,我个人受到的质疑挺大的,压力也非常大。他的加入能在很多方面弥补我们的短板。」黄修源在采访中表示。

对于去年游侠汽车在发布会后的质疑和批评,「从网络舆论上看,让我怦然心动的是游侠团队。」卫俊毫不掩饰。他认为这种声音对他来说是好事:快速收编一个现成的品牌和团队,它具备成熟的品牌和商业价值。

年底将推出第二款概念车

在担任游侠董事长一职后,卫俊每周有四天待在上海,并与黄修源做了分工,他负责生产资质、供应链、营销、融资、与地方政府沟通等等,黄只负责产品。

上任之初,卫俊对游侠团队进行了调整。如果游侠要达到量产目标,就需要更多生产和供应链上的人员,量产阶段的研发与后期供应链的匹配有直接的关系。否则,量产的时候得不到供应链的支撑,项目就算失败。

他告诉黄修源团队按照 5 留 3 (5 个人留下 3 个人)的方式,裁撤了一部分当时负责车机的员工,然后将游侠团队与卫俊的团队进行重组。今年他们将在北京开设一个办事处,主要是用于研发动力系统以及相关营销活动。

在裁撤车机团队之后,游侠现有团队不到 60 人,阵容称不上豪华。黄修源将游侠定位成年轻人的轿跑,今年的目标是在年底前推出第二辆样车。「我们最终目标不是输出一辆与特斯拉一样大的车,而是让用户更舒适的车。」他说。

在做完第一款概念车后,团队发现一些问题:车身尺寸太大。「一开始没有考虑后视镜的大小,当时设计是 1.96 米,加上后视镜车宽 2.2 米,车长超过 5 米。汽车生产线没办法吊装超过 5 米长的车。」黄修源解释,新的概念车将会在长、宽上进行略微改动。

在时间表上,游侠今年会陆续完成动力系统、三电系统和底盘的开发工作,让车按照预期跑起来。在第二辆样车造出来之前,大部分工作得重新开始,这或将是游侠团队的又一个「 482 天」。

「我非常不喜欢出差,一般是能回上海就马上回上海。我希望做喜欢的事情,专心下来写写代码,做产品。」在卫俊加入后,黄修源更享受产品经理的角色。「有时间我会把车机系统的 API 重新写一遍,现在的代码和结构实在看不下去。」他说道。

更加严峻的考验

历史有时候是一面镜子。2003 年 7 月,43 岁的 Martin Eberhard 与 Marc Tarpenning 合作创立了特斯拉汽车公司,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人苦于找不到融资。2004 年 2 月,Elon Musk 向特斯拉投资 630 万美元,条件是出任公司董事长、拥有所有事务的最终决定权,Martin Eberhard 担任 CEO。

后来由于各种原因,Martin Eberhard 与 Marc Tarpenning 先后离开特斯拉,Elon Musk 接任 CEO ,在此之前他个人领投了特斯拉前五轮的融资,这家公司在当时才得以勉强维持下去。

在中国,瞄准新能源汽车的王传福曾放出「分分钟就能造出特斯拉」的狂言。腾势某高层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腾势在拥有比亚迪全力支持的情况下,最终花了四年多时间才让汽车顺利实现量产(腾势是比亚迪与戴姆勒合资打造的新能源汽车品牌)。

对于互联网造车团队而言,卫俊称游侠做到量产阶段至少需要 13 亿人民币的投入。如今游侠团队再次出发,从概念车到量产车,它又能走多远?

这对黄修源和他的团队是一次考验,比去年更加严峻。

转自: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