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点】平衡车敢问路在何方-唯轮网

 海报上,演员林佑威饰演的男主角手持手机,正遥控“捧着”一束鲜花的双轮平衡车滑向女主角。这是湖南卫视近期上映的《因为爱情有奇迹》中的求婚场面,该剧凭借首播当日2.63%的全国网收视率,位列同时段第一,被称为“收视神剧”。

  有细心的观众发现,在剧中屡屡出境甚至深度参与剧情发展的平衡车,也曾出现在不久前由演员孙俪、张译主演的电视剧《辣妈正传》中。

  而这些,都是成立于2012年的深圳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为推广自己研发生产的智能平衡车而做的植入式广告。

  2014年12月5日,成立2年、产品上市仅12个月的乐行天下宣布完成1亿元的B轮融资。这一年,它实现销售额3.5亿元,产品卖至全球50多个国家,市场占有率达60%,俨然成为业内龙头。

  让机器感知世界

  当下,国内平衡车井喷。仅深圳地区,具有生产能力的厂商有7、8家,而品牌已达二三十家(大部分为贴牌)。在周伟看来,乐行之所以能在创立仅2年时间内跻身前列,在于其技术研发和产品创新实力。

  不同于大部分的平衡车品牌脱胎于电机、手机、电池等厂商,乐行6位创始人早在华中科技大学期间,就曾组队夺得全国校园智能机器人大赛冠军,创业后又在工业机器人研发领域小有名气。据乐行内部人士透露,公司创立不久,雷军的小米公司曾有感于乐行的研发实力,一度想将其收入麾下,除雷军本人外,小米的其他几位联合创始人都曾来过乐行总部。

  在周伟看来,作为介于汽车和步行之间的短途代步工具,智能平衡车的魅力就在于它的智能性,“它就像人体的平衡系统一样,根据重力自己感知世界,控制方向和速度”。这是怎么实现的?

  乐行平衡车之所以能够“屹立不倒”,不依赖支架、倚靠等外力,缘于它强悍的自平衡系统,其原理是动态平衡:利用其内部的陀螺仪和加速度传感器,以每秒200次的速度实时感知车体姿态变化,并以每秒上万次的速度调整车体姿态,或者执行相应动作—前进、后退、转弯、静立。

  模糊的生命线

  不同于产品至上的周伟,在雷锋网总经理谢阗地看来,乐行的成功还在于其规范化的代理商管理系统。最为显著的证据是,国内排名前6的平衡车品牌,谢均享有特许经营权—除了乐行。

  虽然是“高大上”的智能硬件,平衡车的销售却不得不依赖传统的代理体系:作为并不广为人知但价格昂贵的新产品,它不得不通过密集的实体销售网络,让人们尽可能多地接触、体验和熟悉。当下的平衡车—尤其是两轮平衡车,无论是电商还是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式营销均不具备成熟的土壤。因此,代理商是平衡车品牌的生命线。

  不过,同样因此,当下的平衡车代理体系呈现出一派混乱的场景。人们往往能够在同一个店里看见品牌、外形、价位、功能等千差万别的产品,而且往往代理商自己也没有完全搞懂这些琳琅满目的“高科技”。代理加盟的门槛,也往往低到了给钱就行的地步。更不用说,难以计数的贴牌产品充斥其中。这让本来就心存疑虑的人们,对平衡车感到更加疑惑,限制了市场打开的速度。

  为增强代理商专业度和忠诚度,乐行的做法其实非常传统,不外乎统一视觉标识、提高代理商进入门槛和强化优惠扶持等。然而吊诡的是,这些现代企业管理理念和代理体系,在其他品牌那里却显得极为欠缺。

  张慧是乐行重庆总代理,曾有不少其他品牌的厂商希望入驻其旗舰店和商场柜台,均被拒绝:“乐行为了保证代理商的利益,设置了很苛刻的区域保护制度。例如,假使武汉的乐行代理商把产品卖到重庆,被发现后会受到经济惩罚……乐行这样保护我的利益,我怎么能代理其他不好的产品砸自己的牌子?”

  可即便如此,让代理商张慧们担心的事儿还有不少。

  假如《因为爱情有奇迹》的故事发生在上海,那么男女主角驾驶平衡车的浪漫场景,就会变成交警递来一张张面值20元或者50元的罚单。近期,上海、长沙、武汉等地相继出台禁止平衡车上路的规定。

  —希望与尴尬,同时降临这个被乔布斯誉为“划时代的发明”,但时下尚不为人所熟知的新玩意儿。

  张慧还记得,不久前某媒体发表文章称重庆禁止独轮车等平衡车上路,这直接导致刚开张不久、销售上刚有起色的乐行重庆业绩直线下滑,至2014年年底都未摆脱负面影响。后来,他通过内部渠道获知,其实重庆并未明文定性平衡车,只要驾驶者遵守交通规则就可以上路,“我们纯属躺枪”。

  为了实时了解宏观层面上的变化,乐行重庆销售经理彭海涛发明了一个方法:时不时驾驶平衡车在交巡警平台附近转悠。让他感到惊险又欣慰的是,虽然偶尔被交巡警拦下,但往往不是为了罚款,而是某个好奇心旺盛的交警自己想试乘下这个新玩意儿。他将这些场景用手机拍下来,分享在朋友圈,以便日后展示给心怀顾虑的顾客。

  值得一提的是,乐行天下正在筹建行业协会联盟,希望能在宏观层面上与政府有关部门展开对话,周伟们的努力或许将决定这个行业最终能抵达的高度。

未来比拼想象力

  除了广为人知的智能平衡车事业部,乐行天下还有个神秘的部门—智能机器人事业部,后者将承载未来平衡车向家庭助理机器人转型的重任。

  硬件热潮中,人们经常自问:这个新玩意能干什么?乐行为平衡车找到的回答是:现在是代步工具,未来是家庭助理机器人。然而推广至整个智能硬件市场,雷锋网总经理谢阗地的回答更为生动:有时候,一个新硬件的出现只是因为厂家手中刚好有个新技术或者富余的生产线,“比如你想做个超薄超大屏的智能电视机,刚好某个代工厂鼓捣出一个39寸的平板电脑,于是你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当下,谢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挖掘工厂手中富余的新技术,然后对接市场上有需求的品牌商,“实在找不到接手的人,我就用自己的品牌发布这些新硬件产品”。面对陈列在福建、东莞和深圳工厂仓库里的那些新奇玩意儿,谢阗地唯一的呼吁就是:“就怕大家不提要求,其实只要有人提出一个看似天马行空的想法,实现这个想法的技术搞不好就已经存在了。”

  这也是另一个维度中,国内智能硬件的底色。那么,智能平衡车的“底色”又是什么?

  据谢阗地介绍,智能平衡车的底层技术,实则是高等院校智能机器人技术的市场化延伸,“就是技术发展到这个高度后,有的企业把它拿出去做了一个产品”。例如,来自华科大的乐行团队和来自北航的纳恩博团队做出来的产品是智能平衡车—这也是当下平衡车市场上实力最强的两个品牌,而来自哈工大的大疆科技做出来的产品则是无人飞机。

  从这个背景出发,谢阗地认为这些企业的未来有两个方向:一是在既有的技术上越扎越深,成为某个行业—比如平衡车或者无人机—的龙头;二是跟随智能机器人技术的发展越走越远,在未来的智能机器人市场有一番作为。

  以比尔·盖茨为标杆的周伟曾在朋友圈分享过一句心得,他说:“在冲向未来的路上,唯一能限制我们的正是我们对未来的想象力。”为这句话配图的,是科幻小说《微宇宙的上帝》的封面。

via:中国商业电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