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平衡车未来走向,或会是机器人-唯轮网

在发布“震撼”的2000元区间产品时,乐行创始人兼CEO周伟也提到,小米进场之后会加速平衡车行业的发展,以及引发洗牌。

2015年4月,以小米为领投投资人的中国纳恩博公司完成对平衡车鼻祖美国赛格威公司的全资收购。

赛格威是平衡车的发明者,但其产品7000美元的高价位,附加关税后在中国售价近10万元人民币,成为一种奢侈品。《时代》周刊更把赛格威列进“十年来全球十大最失败的科技发明”。

而在中国,平衡车市场拥有大约400种“山寨”品牌。

作为典型中国制造故事——外国专利门槛、中国高性价比产品、产业升级期望——小米的平衡车计划才刚刚开始。

比如,还没有人听说过的小米平衡车机器人。

赛格威门槛

就在纳恩博全资收购赛格威之前,2014年9月,赛格威曾发起了对纳恩博及其他12家中国公司的专利攻击。赛格威当时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申请启动“337调查”。两个月后,后者决定启动“337调查”。

而在纳恩博宣布全资收购赛格威的2015年4月,三一重工赢得履带起重机的“337调查”,美国企业则又发起了对中国触摸屏的“337调查”申请。

总之,一旦进入“337调查”程序,所有生产销售双轮平衡车的中国企业都有可能被排除出美国市场。

从基本原理看,平衡车都是通过陀螺仪和倒立板技术实现自带平衡和自带控制,所以无论中国平衡车企业如何在外形上整容,外部材料和系统优化上如何改进,都将面临抄袭指控或者被迫负担高额专利费。

“美国公司最大的优势在于它的IP知识产权部分,品牌、全球的网络渠道,这是非常有价值的。”纳恩博赛格威CEO高禄峰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他承认,收购谈判时,双方在品牌价值的理解以及价格方面发生了争执。

“卖家是一个著名的做资产重组的大佬,之前买过很多公司,进行重组和改造后以非常高的价格卖出去。我们是财务投资人,买了这个品牌无非是把这个公司的财务成本降一降,加点新产品,因为我们一直都是在这个行业里的。”高禄峰这样表示。

中国企业有自己的研发团队和中国供应链、销售渠道,这部分价值却在谈判中被赛格威低估。

最终,8000万美元换取了赛格威和全部知识产权。但高禄峰表示,并不会通过诉讼等手段解决国内的“山寨”问题,而是“小米模式”。

 

小米平衡车未来走向,或会是机器人-唯轮网

小米模式

在乐行的产品发布会上,周伟如此表态:“当然我们也认为存在挑战,就是小米进入这个行业后,会不会像它进入其他硬件行业一样。圈子里也流传着一句话:‘小米进入到任何一个行业,都……’其实这对我们的确是非常大的挑战。”

高禄峰则告诉本刊记者,完成收购后的纳恩博将会“向小米看齐”,也就是“做到最高性价比,如果我们推出个产品价格优势连山寨都没法比,那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像小米手机对比整个安卓手机一样,其他所有品牌都不见了,乱中归一。”

未来赛格威还会是一个高端的品牌,集中进入商用市场;原有的纳恩博品牌则定位于中端,走亲民路线。高禄峰称:“我们会做一些更加平民、亲民的产品来规范市场。”

具体而言,比如之前纳恩博的主打品牌“9号”针对学生、早期接触社会的白领以及家里已经有一辆20万元左右机动车的车主。“一万元左右是客户能够接受的价位,2000多元的独轮车将会是重点开发推广对象,如果价格能更低,会成为爆品也说不定。”高禄峰说。

中国人认识平衡车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当时安保人员和工作人员大量使用赛格威的平衡车。基于对改变中国人出行方式的期望,此后大量资本涌入平衡车市场。然而此后这种产品除了在重大反腐败案件中再次为人关注之外,很少被普通人接受。

纳恩博联合创始人王野对本刊记者的解释是,之前作为高端产品的赛格威,内置双倍原配件和自检系统、加之防火、防爆、续航里程长的电池,价格一直无法下降,“这也决定了过去的推广主要在商用市场。例如每日使用长达12小时的保安巡逻,崎岖的山林,土路碎石的油井勘探或者坡度较大、路面没有完全开发的矿山矿井。”

他的看法是:“平衡车不可能代替汽车,不可能代替走路,它只是个在走路和开车之间的补充。”

比如城市中住宅到菜场、超市的半小时内步行路程,“开车只需要五分钟,麻烦不说还需要找停车位。平衡车针对的是这种短途的交通需求。它不可能代替汽车或走路,只是一个补充。”王野说,“9号”其实针对的是2到5公里的路程。

他也提到,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大学对中国10个城市路面交通平均速度调查中发现,北京平均的驾驶速度为7.5英里每小时,只有武汉达到12.7英里每小时,超过赛格威的12.5英里时速。

 

平衡车机器人

在解决知识产权问题、确定应用场景之后,小米的平衡车战略必须解决使用问题。

来自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大学的一个平衡车市场调查指出:“驾驶者不能在行驶中完成一些任务,例如打伞、储物等。因此平衡车用户觉得这种新型产品无法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更不会取代传统交通方式。”

赛格威曾花费一年时间在美国各州游说,使政府允许其上路。虽然有所成效,但人们还是习惯在慢车道上行驶有刹车等辅助设备的传统车辆。同时,与自行车不同,平衡车的支点在双脚,许多穿高跟鞋的女士,对驾驶平衡车以及平衡车的加速有恐惧感。

王野正在推动定制产品。比如针对女性,“会自动把轮子的转速调慢一些,这个个性化是根据互联网收集到的数据和驾驶者本人的驾驶数据来自动调节的,用户是感觉不到的。”

还有防盗问题。高禄峰的看法是:“我们认为平衡车最好的防盗一定是随身。”

然而,平衡车的重量一直是个关键问题。通常它有24公斤左右,虽然体积不大,但是很难随身携带。除了防盗,这个问题还影响它在不同应用场景之间的切换——比如从住宅抵达商场后,如何处理。

王野则称,这个问题将通过平衡车的“自行”问题解决,因为“如果需要携带车子爬8层楼再外加行李或日常手提物品的话,车子即使再轻便也无法安全停靠在公共区域,也会减少用户群体的使用次数”。

王野和高禄峰都认为,平衡车的相当多问题可以通过互联网解决。除了防盗,“把车联网的概念用起来,比如用户遇到抛锚等麻烦可以通过互联网得到帮助。已经在用的几个技术,第一是专家知识库,搜集了很多用户信息,比如一个用户突然报警了,通过知识库就能知道这个车出什么毛病了,应该怎么处理,应该去维修还是自己处理。”王野表示。

目前平衡车与互联网的交互功能,最主要的功能是通过APP遥控平衡车移动。

至于更雄心勃勃的计划,纳恩博正在尝试基于手机遥控的平衡车室内服务功能,“联网方面成为最重要的元素,在不骑行的时候,在室内,车子可以帮忙做点事情。”作为研发负责人的王野如此描述。

这恐怕是一个基于平衡车平台的机器人。“能够有一定自主性,一些娱乐功能会在下一步的机器人计划有所考虑。”王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