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伟是个工科男。

前几天,周伟办了个发布会,会场不算大,等了半小时还是有点空。一开场,工科男就没藏着掖着,直接酸了一句,“看来我们做的还不够好”。

周伟说他不高兴。

周伟是乐行天下的CEO。同样是做平衡车,乐行的对手纳恩博,不久前也办了个发布会,会场更大,人却很满。那次,纳恩博和小米、红杉中国等机构一起,收购了平衡车鼻祖赛格威。

对于纳恩博,周伟没怎么避讳,直言乐行在技术上不比纳恩博差。那天发布会,周伟站在自家的平衡车上,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稳稳的在台上移动。

他说,这套平衡技术,是他最骄傲的东西。

小米有毒,乐行要利润

早在小米投资纳恩博敲定前,周伟就写过一篇《我为什么拒绝了小米的投资》。这篇文章打出的“小米有毒”论调,不经意间让周伟走在了“反小米”阵营的第一线。

在周伟看来,小米的高性价比策略是一剂毒药,压低被投企业产品的价格,最后只会成就小米产品本身。”乐行当时产品售价9980,小米第一次见面,就挑明了说:能不能卖999?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周伟如此形容当时小米压低价格给他带来的震惊。

之所以对小米的“高性价”策略嗤之以鼻,周伟的想法很简单:价格这么低,哪儿还有利润空间?

的确,周伟喜欢“有利润”。

这并非因为乐行差钱,事实上,去年12月乐行获得了天图资本和五岳资本1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周伟的坚持点在于,在这个仍属初期的市场,持续性地研发都需要大量资金,想把用户体验做更好,只能从利润中来。

这是周伟眼中最健康的企业发展模式,即便这好像与消费者越便宜越好的心理有所冲突。

 

不过周伟似乎并不在乎。周伟做的是企业,不是公益,他觉得只要产品好消费者就会买账。

当记者问周伟,要是和小米联姻后的纳恩博打起价格战,乐行会怎么办?他说,反正乐行不会打,甚至有可能同等产品会比纳恩博相对高一点。

似乎发现自己没说清楚,他立刻又解释,乐行会把价格尽量压低,但不会盲目压低,不管怎么样,乐行提供的是更好的产品,而不是更低的价格。

但周伟自身,可能还是让人感觉有点矛盾。事实上,乐行这次发布的R0平衡车,一大卖点即是,全球首款将价格下探至3000元以内的两轮平衡车。周伟不认为这是价格战,不过还是承认,这次的“性价比”牌,来自于小米、纳恩博的压力。

更多的,在周伟看来,乐行与纳恩博将会是差异化竞争。据介绍,乐行侧重的两轮平衡车产品,相对竞品普遍更小一些,据称更容易带进地铁、以及放进汽车的后备箱。“与其他竞品强调功能性等元素不同,乐行产品的设计核心在于更加便携”,周伟表示。

这在周伟眼中,已经足够与其他相对笨重的平衡车拉开距离了。

毒药背后:行业洗牌即将开始?

不过,“抨击”归抨击,周伟还是觉得,由于小米的入局,平衡车市场会带来更多积极的变化。甚至,这种正面的影响,会重于“破坏”市场的负面论调。

首先,就是有可能带来新一轮的行业洗牌。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平衡车作为一个相对早期的市场,还是太乱了。打开淘宝搜索“平衡车”,销量排行前四的都是售价数百元,名不见经传的小品牌。而平衡车毕竟是个交通工具,安全性必须放在重要位置上。

哪怕是纳恩博收购的平衡车鼻祖赛格威,还出现过老板骑着自家产品坠崖身亡的事故。

周伟说,很多平衡车小厂商不太注重品质,安全性相对难有保障,最终总会被市场淘汰掉。当类似于小米、纳恩博这样的大玩家开始紧逼市场时,势必会促进并加速市场的成熟,从而引起新一轮的洗牌。

相应的,对于已经准备好的厂商可能反而是好事。

周伟不忘强调乐行的安全性能。据了解,乐行的平衡车有两个系统同时运行,一个是平衡车自身功能的系统,一个是安全监测系统,一旦功能系统出现问题,监测系统会立刻接管平衡车,以防平衡车出现事故。

不仅如此,乐行目前还在筹划一个行业协会,力图通过行业协会的约束进一步规范整个市场。周伟说,去年行业还只有五六家,到现在已经变成了五六十家,用市场的方式淘汰一些伤害市场的玩家其实是好事。

除此之外,小米入局的好处,可能还在于平衡车的市场认知度会进一步提升。

事实上,因为市场比较早期,整个市场的蛋糕并不大,普通用户对于平衡车的认知度普遍不高。在这种情况下,有实力的入局者很有可能将整个市场的盘子做的更大,反过来让市场的既有玩家受益。

周伟解释称,平衡车诞生的大背景是交通问题越来越严重,解决方案只有两个:一个是共享经济,如专车可能会让北京700万辆车降到280万左右,但短期内很难做到,这还牵涉到中国人爱开车的传统观念问题;另一个则是增加诸如平衡车这样的个人交通,这也是成本最低、时间最快的方式,但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

除了消费者的认知问题,很多地方的城市建设都还是以汽车为中心,并没有个人交通所使用的道路。类似于此类问题,都需要将市场做大才有可能解决。

平衡车的将来:不仅是出行工具

个人交通的市场今年会进一步爆发,周伟这么强调。不过在爆发前,同属于个人交通的自行车,在有些人眼中,可能就会成为平衡车的拦路虎。

周伟认为,自行车的定位是锻炼+出行,甚至锻炼的成分更重一些,“尤其是夏天,大多数人都不希望骑得汗流浃背去上班,少数骑车上班的用户,可能是出于减肥等个人原因”。

而乐行的目标用户,主要在于原本乘地铁坐公交、不想走路“想偷懒”的用户。“我们一开始可能就放弃锻炼的那部分用户了,毕竟,想偷懒的用户基数应该会更大一些”,周伟补充道。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自行车的市场认知度目前还是好于平衡车。为了增加平衡车的认知度,乐行准备采取一些举措。诸如,今年年底前乐行的线下店会开到500家,包括一线城市的店铺、柜台,甚至乐行的自有品牌旗舰店。

在周伟看来,平衡车需要更多的出现在实体店铺中,通过体验打消消费者的购买顾虑。而另一方面,今年乐行也会适当向线上渠道倾斜,让平衡车出现在更多电商渠道中,当前20%的电商渠道销售占比可能会进一步加大。

在销售额上,乐行年初拟定的25万台机器、6亿销售额将会随着小米的入局进一步上调,而海外销售占比可能会扩大,周伟的期望是达到整个销售额的40%,从而在海外市场一展拳脚。

更远的将来,乐行希望平衡车更智能。

值得一提的是,周伟本人是机器人起家,当年,周伟和其他五个联合创始人因一次机器人大赛结识,从此开始做起工业机器人。现在,周伟正试图将工业机器人的技术用在平衡车上。

周伟告诉网易科技,今年年底前,乐行的平衡车将会上线一个类似于机器人的跟随功能。当用户不使用平衡车时,平衡车会跟在用户身后,避免成为用户的累赘。

他解释称,这项功能并非依仗了GPS技术,这主要是由于GPS在室内准确度不高,另外,GPS 2-5米的误差在平衡车上已经算很大了。乐行团队的解决方案是,通过测量遥控器和车的位置、距离、方向、速度关系,实现短距离的自动跟随。

此外,包括机器人的主动避障技术,也将使用在平衡车上。目前,该项功能已经在小范围用户中进行测试,离面世不会太远。

不仅仅是机器人技术,乐行还会在平台化开发上陆续做出一些动作,方便第三方在平衡车的联网系统上做出更多的服务。

“最终,平衡车将不仅仅是一款出行工具”,周伟表示。

而对于挡在平衡车面前的监管问题,他坚称,平衡车本身是一件对的事,一刀切的禁行并不会为交通出行做出什么贡献;最终监管所带来的规范化,应该还会给市场带来利好。

“大趋势不可逆”,周伟对平衡车的未来,看起来充满着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