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车行业十级地震背后的江湖风云-唯轮网

本文转自雷锋网,作者:易建成

中国的绝大多数平衡车不能在美国市场销售了」,这样一个事实如果发生在两三年前,可以说是行业惊雷一般。

但在过去的两年里,电动平衡车行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格局变化。小米的入局以及 Segway 被收购可以称为「神之一手」。在智能出行为更多的消费者以及行业所关注和重视时,原本在电动平衡车舞台上的核心玩家,发出的声音远不如两年前多。

在故事发展到「337 调查」这一步之前,有许多鲜为人知的攻防转换,雷锋网记者找到了这样几个电动平衡车行业的片段,管中窥豹地去寻找中国电动平衡车公司们的未来。

「普遍排除令」

2014 年 9 月,Segway 发起的关于平衡车产品的 337 调查在最近已有最终裁决。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在美国当地时间 3 月 10 颁发最终裁决书,针对未经许可的平衡车产品进入到美国市场签发了普遍排除令(General Exclusion Orders)。

平衡车行业十级地震背后的江湖风云-唯轮网

「337 调查」是在美企业特别是美国本土企业进行商业战略布局和竞争的有效手段,普遍排除令则是「337 调查」中最具杀伤力的手段。普遍排除令一旦签发,列入其中的产品不论来源、产地、进口商、所有人、销售商等,均一律不得进入美国进行销售,而不限于调查中所涉及的企业。

这意味着全球所有未经许可平衡车厂商的涉案产品(主要是两轮平衡车),在 Segway 持有的专利有效期内都无法进入美国市场,失去在美国市场的销售资格。只有 Segway 和 Ninebot 可以继续在美国销售其平衡车产品。

一则「坊间故事」

在此之前,坊间流传过这么一个故事。

1、组团去应战

当初平衡车鼻祖 Segway 因为专利问题起诉 Ninebot、爱尔威、易步、乐行这几家中国公司时,乐行起头组织大家一起开会,商量一起凑钱聘请律师去美国应战,但是后来因为钱的问题没有达成共识:谁多谁少各方僵持不下。

颇为戏剧性的是,Ninebot 在这时与 Segway 单独进行了接触,那时 Ninebot 压根就没想过日后可以买下后者。当时双方的对话大致是这样的:

Ninebot:官司我们就别打了吧,看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Segway:我们有啥好合作的?不如你们花钱把我们公司买下来吧,这我们倒是挺感兴趣的。

看似不经意的一句玩笑话,Ninebot 却回去认真仔细地分析了一番。虽然 Segway 是平衡车鼻祖,有十几年历史,但通过这番分析, Ninebot 惊喜地发现它的价格在可接受范围内,当即就心动了,觉得这桩买卖靠谱。后来他们去小米找雷军,说买还是不买。雷军说,那就买啊。

于此 Ninebot 专心与 Segway 洽谈,最终通过美国银行的并购贷款与 Segway 走到了一起。两家公司重组后估值翻了几番。

在官方,Ninebot&Segway 总裁王野曾对雷锋网记者做了如下表述:

2014 年初,王野、高禄峰找到 Segway 寻求合作,并在当年发出收购要约。Segway 实际持有人 Roger Brown 最初是拒绝的。Brown 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美国并购重组专家,他所看重的条件,第一是资金实力,其次便是能否把 Segway 的产品发扬壮大。

红杉、顺为和小米等几家资方在获知此事后都表示了大力支持,这解决了第一个资金问题;此后 Ninebot 团队多次赴美展示他们的产品和技术实力,最终收购事宜进入正式的谈判流程。

收购 Segway 这笔生意太合算了,Ninebot 买下的是 Segway 所有专利、销售和品牌,大几千万美金——基本上用美国银行的贷款,分年限还清。

由此 Ninebot 扭转了局面,从被动走向主动。

2、乐行失去了一个好机会

乐行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有业内人士曾表示本来小米计划投资的公司是乐行,但是因为价格上的原因,双方谈判告吹,才有了后来 Ninebot 加入小米生态链,收购 Segway 完成蛇吞象的故事。

当 Ninebot 将 Segway 的专利拿下之后,乐行在行业的前景不再被看好。Ninebot 当时给乐行的要求是:产品不能去美国市场销售,其他地区可以卖,但必须接受前者连续 3 年的财务审计,而接受财务审计就等于知道它到底有没有将产品销往美国。乐行显然不会答应这一条件,虽然它在全球其他地区的市场也不错,比如说澳洲、欧洲、东南亚等地。

在 Ninebot 收购 Segway 前后,乐行内部也发生了一些震荡:联合创始人、动力系统技术经理、首席设计师、机械工程师、国际业务总监、软件技术经理等人相继离职。

3、只有一位员工的 Solowheel

Solowheel 的陈博士(Shane Chen)是一位美籍华人,这家公司实际上只有他一个人。他鼓捣的那些独轮车、扭扭车,都是找硅谷的兼职干出来的。他的厉害之处在于,总能想出些新概念。

扭扭车就是这么诞生的,他用平衡车原理做出的扭扭车最开始就像实验室里做出的原型车,虽然结构不可行,但是陈博士还是将它申请了专利。2013 年,浙江大学一位有经商头脑的教授创办了一家公司叫骑客,在国内申请了关于扭扭车的专利,有一个说法是骑客曾经受到陈博士专利的启发。

等产品做出来之后,因为价格太便宜,整个市场需求被激发,销量大增(有关扭扭车的国际贸易问题与质量纠纷是后话)。于是 Segway 就专利问题起诉陈博士。陈博士想想说,我不想打官司,不如就把专利用几千万美金的价格卖给某家滑板公司吧。所以 Segway 又与滑板公司在美国打起了官司……

当初组团应战的「队友们」

在 Segway 被 Ninebot 收购的前一天,发生过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在单独与 Segway 打了近半年官司后,易步与 Segway 之间的「战争」以和解结束。宣判的结果是:除了已落定的订单可以继续在美国销售外,易步在接下来两年内不得向美国出口平衡车,Segway 方面主动撤诉。易步创始人吴细龙向雷锋网表示:「当时律师费用就花了 100 多万人民币。」

当初与 Segway 和解,吴细龙是这么解释的:其一,是想有后续的商业合作;其二,当时打官司费用相当高,双方都不想再浪费钱,易步在美国市场份额有限。和解的背后,易步当时并不知道 Ninebot 已经与 Segway 达成收购协议。

「在美国市场有 Segway,我们并没有太多优势。我们当初出口到美国的产品 3000 美元左右,与他们比价格,优势并不大。」吴细龙没有否认美国市场的重要性,这是因为在欧美市场销售的都是高毛利产品。

隔天在得知 Ninebot 收购 Segway 后,吴细龙也没有感到惊讶,甚至认为它掉进了 Segway 设置好的陷阱:因为后者在连年亏损。

乐行一位离职员工告诉雷锋网,在 2014 年他们曾花了很大精力做了一款与 Ninebot 类似的中型车,样车做出来的时候,整个项目却被突然叫停。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 Segway 的专利。

「这(专利)在销售和研发上的影响还是挺大的。两家联合之后,基本上是想垄断了这个市场。其他公司如果去打毛利比较高端欧美市场就绕不开它们 ,这对整个行业还是有影响的。」他说道。

据这位离职员工透露,以前乐行在国内和海外的市场基本是 50:50,现在的格局基本是,Ninebot 吃掉最大的,别家捡剩下的,要不就转型做其他品类。

对于最近签发的 337 限制令,乐行创始人周伟的看法是:目前美国不是乐行的重点市场,因此这条限制令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影响。

「美国市场份额极小,但是我们也会积极争取,337 是可以应对的,中国也不乏胜利的案例,当前要做的,是各方在一起共同应对,加强创新能力,从技术创新上做到不侵权。」周伟告诉雷锋网。当记者问当初是否有组团应战 Segway 时,周伟说,「我们有应战,最后考虑到美国市场不占有很大优势,就和解了,现在需要的是行业联合迎战。」

爱尔威在美国销售的型号包括 Q 系(独轮车)、M 系(电动滑板)、Z 系(电动滑板车)和 A 系(多姿态骑行电动平衡车)。

据爱尔威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在美国市场主要投放的是 Q 系和 A 系产品,采用的是完全自主专利,并且申请了 PTC 全球专利申报,不在 337 限制令的范围内。这两款产品占整体销售的 50%。

爱尔威董事长左国刚在接受雷锋网采访时说,「这(337 限制令)对我们没什么影响……平衡车现在占我们的份额就不大。」他表示在产品研发和立项阶段都会进行专利检索。

另谋他路

据公开资料显示:337 调查可以跨越国界,即使在美国没有分公司,没有资产,只要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哪怕是通过中间厂商进入的,也同样会成为被告。在已判决的相关案件中,中国企业的败诉率高达 60%,远高于世界平均值 26%。对于中国企业来说,337 调查已经成为了美国保护本土企业的一个利器。

Segway 在全球范围拥有 400 多项平衡车专利,337 涉及到的是 Segway 在美国申请的专利部分。Ninebot 运营总监孙彧喆告诉雷锋网,目前从市场份额来说,美国、欧洲、亚太地区基本形成三足鼎力的局面,而 337 只是限制美国一个市场。

「这条限制令不只是针对中国企业,只要是符合普遍限制令描述形态的产品(主要是两轮平衡车),不论产品是来自中国、印度还是欧洲,都受限制,这对于行业的影响来说并不小。」孙说道。

随着这一限制令的签发,全球多家平衡车厂商将会在美国市场被 Segway 掐住咽喉,加大在其他市场的投入或者调整产品线是目前可以看到的应对方法。

专利纠纷一直被视为是一场无硝烟的之争。可以预见的是,在全球范围内手握 400 多项平衡车专利的 Segway 还会在美国以外的市场采取更多行动。但剩下的问题是:电动平衡车行业就此终结了吗?

电动平衡车的未来

Ninebot 首席运营官赵忠玮在与雷锋网记者交流时表达了对「337 调查」之后行业趋势的关切。客观上,Ninebot 终结了上一阶段的电动平衡车行业竞争。这引起了来自平衡车产业各环节的一些反弹。但 Ninebot 显然更希望展示他们「智能出行」的愿景,而不是困顿于维权与壁垒之争。

在今年 CES 上,Ninebot 展示了基于其产品九号平衡车开发的机器人。两轮平衡车也许在未来成为智能硬件时代城市的一个通用套件,这正是一些技术研究者当前探索的方向。回到两轮平衡车产品本身,用一句「政治正确」话来总结,可以说专利之争的终极目的,还是鼓励更多人去投身技术创新,用技术创新来获得商业成就。

电动平衡车曾经经历过一个江湖时代,而现在回归到了更加国际化的技术商业轨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