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by Forbes

编译 by Wheelive

 

电动滑板车已经占领了欧洲几乎所有主要城市的街道,不过其中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是伦敦。由于一项可追溯到1835年的古老法律,这种充满未来主义的绿色交通方式在英国仍然是非法的。

今年夏天,伦敦街头的争夺战愈演愈烈,警方不断地寻找电动滑板车的骑手——银行家、科技工作者、学生——他们在城里四处奔波。

尽管警察预算削减,公众对该市持刀犯罪的惊人上升表示强烈抗议,但警方还是逮捕了电动滑板车的骑手,甚至在其驾照上留下了违规记录。

为推动电动滑板车合法化,企业如何与英国政府合作?-唯轮网

现年31岁的埃德·斯帕克斯(Ed Sparks)是一位位于伦敦附近的软件工程师,他非常喜欢这种新型交通方式。他告诉《福布斯》,地铁每年花费983美元(800英镑),而选择Segway Ninebot电动滑板车则只需要花430美元(350英镑)——放弃地铁出行是他做过的最好的决定之一。埃德戴着头盔,在他的电动滑板车的尾部有一盏红色的闪烁的灯。但是,在5月份用警车把他拦下来的警察似乎并不关心这些。

Sparks说:“这个人收集了一大堆关于电动滑板车、法律、以往的案例、照片等信息......我想是为了让我害怕。他接着告诉我,他会给我的执照扣9分(总分12分),没收滑板车和逮捕我,因为我没有为车买保险或交税。

“当时我想了一下自己生活在什么星球上,并再三确认我们确实是在谈论我骑着一辆时速不到20英里的电动滑板车,我没有不小心撞倒了一群行人或什么的。太离谱了。然后他告诉我,我有可能会在路上撞到人,甚至撞死人。

 

会见部长

在警方取缔的同时,来自电动滑板车初创公司的游说者一直在与政府举行秘密会议,以推动改革。

7月19日,来自Bird, Lime, Bolt, Circ和Tier等电动滑板车公司的约20名高管与前英国交通部长迈克尔·埃利斯一起挤进伦敦议会大厦的一个小房间。

在历时一个多小时的会议上,他们向51岁的埃利斯(Ellis)陈述了这一点,为什么英国应该改变其数百年的法律,来为这些未来派的新机器让路,使用这些机器仅需通过他们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支付一小笔费用。

《福布斯》获得的会议纪要显示,埃利斯质疑公共资金是否应该帮助支付出行的费用,是否实施限速,是否强制戴头盔等。

开会的时间再糟糕不过了。就在几天前,7月12日,35岁的YouTube明星和电视节目主持人艾米莉·哈特里奇成为英国第一个遭遇电动滑板车事故而亡的人。

回复:Bird坚持不懈地给立法者发电子邮件

为了在竞争中领先,Bird发现了法律上的漏洞,于去年11月在伦敦奥林匹克公园的私人土地上进行了小规模的试点。(如果用户尝试将电动滑板车驶离地理围栏区域,车辆就会发出尖锐的蜂鸣声,最终断电。)

从那时起,由特拉维斯·范德赞登两年前在加州圣莫尼卡创立的Bird的员工在启动审判前,给伦敦交通局(TfL)的高管们发了无数封信。

为推动电动滑板车合法化,企业如何与英国政府合作?-唯轮网

去年夏天,在给TfL创新总监迈克尔·赫维茨(Michael Hurwitz)的一封长电子邮件中,Bird英国和爱尔兰的负责人理查德·科贝特写道:“现行立法已有100年的历史,甚至执行(最近)Segway禁令的政策制定者,都公开对这项政策表示遗憾,因为他们没有预料到立法会如何扼杀运输网络的进步和发展。”

Corbett过去曾说服TfL在黑色出租车上接受其公司的数字广告,他说:“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伦敦(英国这个强国)不能与Bird一起在这方面起带头作用。他补充说,他只是"不能忍受和允许”他的祖国“落后于人”,然后呼吁TfL支持Bird在伦敦的试点,并要求开展一个咖啡会议。这是一个充满激情的恳求。

2018 年 7 月至 2019 年 7 月,Bird 和 TfL 交换了十多封电子邮件,来自每个组织的代表进行了不止一次的会面。

私人拥有

虽然电动滑板车目前是非法的,但数以百计的伦敦人已经购买了自己的电动滑板车,警察往往视而不见,而不是没收它们或罚款。

7月1日,伦敦市警方告诉《福布斯》,在过去12个月中,他们只查获了一辆电动滑板车,并开出了总计零的罚款。而规模大得多的大都会警察局无法提供滑板车扣押和罚款的详细数据。

如前所述,斯帕克斯是不幸的人之一。他最终被处以122美元(100英镑)的罚款和驾照上的三分。“我尊重警察,但这是对公共资源的浪费。特别是就在前一天,报纸上还指出持刀犯罪者增多,却没有足够的警察来阻止他们、”他说。

Sparks现在把他的电动滑板车留在家中,每天要上下班两个小时。他开车到当地的火车站,坐火车到伦敦市中心的圣潘克拉斯,然后乘坐北线到摩尔盖特。Sparks说:“将通勤路描述为人满为患也不为过。

“总之,电动滑板车每年为我节省超过 1,228 美元(1,000 英镑)。真的有点伤心。我一直坚持使用电动滑板车,希望他们能得到合法地位。但现在我却不能使用它。”